<output id="cgyae"><tbody id="cgyae"><var id="cgyae"></var></tbody></output>

  • <big id="cgyae"><ruby id="cgyae"><tt id="cgyae"></tt></ruby></big>
      1. <big id="cgyae"><span id="cgyae"></span></big>

      2. <pre id="cgyae"><strong id="cgyae"><xmp id="cgyae"></xmp></strong></pre>

        合規 | 境外項目合同合規條款審核的三點關注

        發布日期:2022-06-15 09:20:52來源:走出去情報作者:蓋 穎
        在境外項目投標過程中,通過對招標文件涉及到的項目主合同的審核,發現諸多有關“海外合規”的要求和事項已經被納入業主要求或合同通用/特殊條款的情況,因此對投標及合同評審工作提出了新的要求。

        在境外項目投標過程中,通過對招標文件涉及到的項目主合同的審核,發現諸多有關“海外合規”的要求和事項已經被納入業主要求或合同通用/特殊條款的情況,因此對投標及合同評審工作提出了新的要求。

        本文就境外項目主合同合規(Compliance)條款審核中需重點關注的問題和事項,提出幾點建議。

        1 關注與合規相關的名詞解釋

        目前,一些招標文件中涉及的項目主合同條款會把歐美等國反腐敗、反賄賂等法律法規或國際制裁相關的規定納入合同條款,且在合同某些概念的定義與解釋部分將本不規范外國實體或個人的法律轉化為該項目的合同義務,強制要求投標主體/擬中標人必須遵守。因此,這些合規指向的法律依據須重點關注。

        例如: 某項目主合同要求承包商必須遵守一攬子的商業誠信方面的法律,且將這些法律明確在定義解釋部分,表述類似:

        “Business Integrity Laws” means all applicable law, rules, regulations or other legally binding measures of any jurisdiction, including but not limited to the United Kingdom,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Australia and the Republic of, that relate to the prevention of bribery, corruption, money laundering, dealings with the proceeds of crime, the facilitation of tax evasion, or fraud, including without limitation:

        (a) the Bribery Act 2010;

        (b) the US Foreign Corrupt Practices Act;

        (c) Division 70 of the Schedule to the Criminal Code Act (Cth) (Bribery of Foreign Public Officials) of Australia (as amended);

        (d) the Proceeds of Crime Act 2002, the Criminal Finances Act 2017;

        (e) national and international laws enacted to implement the OECD Convention Combating Bribery of Foreign Officials; and

        (f) any other similar applicable Laws.

        其中包含了美國FCPA法案、英國反賄賂法案、澳大利亞反賄賂外國公職人員相關法律,以及經合組織制定的相關國際法規、其他類似可適用的法律。通過將這些法律規范寫入合同條款,也就使得原本沒有域外效力的法律可以對中標主體產生法律約束力。

        再比如: 合同定義解釋部分有對“被限制主體”(Restricted Party)范圍的界定,表述類似:

        “Restricted Party” means a government, person or vessel that is:

        (a) listed on, or owned or controlled by a person (including 50% or more in the aggregate by two or more Restricted Parties or someone acting on behalf of such Restricted Parties) listed on the U.S. Specially Designated Nationals List maintained by the U.S. Treasury Department’s Office of Foreign Assets Control or any similar restricted party or Sanctions list maintained by the United Nations, the United States, the United Kingdom, the European Union or its Member States, Australia, Canada or any other relevant government;

        (b) located or organised in any country or territory the target of country-wide sanctions (including Cuba, Iran, North Korea, Crimea and Syria); or

        (c) otherwise the target of Sanctions.

        其中指明被限制主體是某些政府部門、市場主體或船舶,范圍被限定在:

        已被列入美國SDN List或被已列入制裁名單的特定個人/實體所控制(遵循50%規則)的主體;

        被聯合國、美國、英國、歐盟及其成員國、澳大利亞、加拿大等國政府相關制裁清單所列的被制裁主體;

        坐落于/成立于被制裁地區(包括古巴、伊朗、朝鮮、克里米亞和敘利亞)的相關主體或船舶;

        其他另外的制裁目標。

        基于這種情況,我方可以對自身、合作方、分包商、供應商進行相應的合規篩查,以便將不符合招標文件或業主要求中的“被限制主體”排除在外,規避自身的合規風險。

        還有些合同條款是將制裁(Sanctions)的范圍作了限定,這個范圍可寬可窄。如果招標文件中對Sanctions的定義過寬,那么投標主體可能會因為涉及某些具體的清單或者違規項而失去投標資格。

        由此可見,在投標過程中,我們應關注定義解釋中對于投標主體必須符合的相關法律法規、國際制裁規則等概念的范圍界定,通過向業主要求澄清與答疑的方式,進一步確認我方的合規義務,以避免后續發生違規事件或引發制裁風險。

        2 重點關注合規承諾條款及其引發的法律責任

        基于目前復雜的國際形勢,海外合規更加受到政府資金或國際多邊金融機構資金項目的關注,越來越多的項目主合同中關于合規條款的規定會愈加嚴格。

        例如: 詳細列出合規需要遵守的相關國際條約/慣例、法律法規、政策規定、業主要求等,或要求承包商承諾:

        一定期限內(一般是3-5年)未受到過任何商業誠信方面(反腐敗、反賄賂)的正式調查、審查或處理;

        未被列入任何國際制裁清單內(這里還包含其附屬公司及雇員);

        沒有官員對其公司享有任何權益,以及如果官員(無論本國還是外籍)成為承包商的雇員必須及時向業主書面報告等內容;

        保證本企業及其雇員不能與業主發生或可能產生任何直接或間接的利益沖突。

        在一些非洲、東南亞國家,業主可能還會將Modern Slavery* 條款加入到合規條款中,要求承包商承諾和保證本企業及其附屬公司、分包商不會違反國際勞工保護相關國際條約/慣例,不會實施剝削勞工、強迫勞動等行為,并按照國際標準或相較于適用法律更高的標準來進行勞工保護,如業主需要,承包商還應提供相關證明文件。

        * Modern Slavery —— 主要包含抵制現代奴役,涉及禁止人口販賣、勞工剝削、強迫勞動等內容。

        上述涉及到的承包商違反相關商業誠信方面的法律法規、違反其在項目主合同合規條款部分的合規承諾與保證(例如被列入美國SDN名單、被世界銀行列入List of Ineligible Firms & Individuals黑名單、項目涉及政府官員、與業主發生利益沖突、涉嫌勞動剝削事件等),都將被認定為構成“material breach of Contract”(重大/實質性違約),業主有權立即終止合同,而無需給承包商預留任何合理的期間。

        對于違反合規條款導致的合同終止,承包商將無權要求進一步的款項支付,也不能索賠任何因該終止導致的成本和利潤損失(這里包含直接損失和間接損失),業主還將保留對承包商違反合規條款的違約責任進行索賠的權利。

        3 不要忽視項目主合同中對投標主體自身合規體系及相應管理流程的要求

        有些項目業主會在招標文件中要求承包商具有自身的合規管理體系及流程,且有能力組織必要的合規培訓。因此,投標主體在進行投標文件編制的過程中應當考慮到本企業是否具備相應的合規體系,是否可以滿足業主對于商業誠信、職業道德方面的審查要求。

        例如: 有些招標文件中明確要求了在項目合同協議書簽訂日后的10個工作日內,承包商必須向業主提交一份Ethics Policies and Procedures* 或者Ethics Proposal*,業主有權進行審查,如認為不能滿足其要求,則會提出讓承包商按照業主意見進行修改,以便形成最終的Ethics Plan(誠信守規方案)。

        被業主批準的Ethics Plan,將成為承包商按照主合同約定執行項目、履行合規義務的一項重要依據。

        * Ethics Policies and Procedures —— 相當于企業防范腐敗、賄賂、欺詐等違反商業道德行為的內部合規體系或程序;

        * Ethics Proposal —— 類似有關誠信守規行為準則的計劃書。

        4 結 論

        綜上所述,在當今國際局勢下的海外投標,除了要關注項目商機、商務報價、技術方案等要素外,還應當高度重視項目所在國及業主對海外合規的要求或限制;在合同評審時,要更加重視對合規條款的審核。

        建議企業可以從上述三個方面入手,明確相關的合規風險,并通過海外合規盡職調查、完善自身合規體系等手段對相關風險實施有效地管控,進而達到合法、合規、全面履約的目的。

        ■ 作者 | 中交天津航道局有限公司 蓋穎

        免責聲明:文章為轉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版權問題,請與我們聯系(010-67801626)刪除。
        分享到

        公告

        熱門文章

        国产成人综合亚洲-精品国产
        <output id="cgyae"><tbody id="cgyae"><var id="cgyae"></var></tbody></output>

      3. <big id="cgyae"><ruby id="cgyae"><tt id="cgyae"></tt></ruby></big>
          1. <big id="cgyae"><span id="cgyae"></span></big>

          2. <pre id="cgyae"><strong id="cgyae"><xmp id="cgyae"></xmp></strong></pre>